够力荐小说推荐网
一个专门为书友推荐精彩小说的网站

与你共坠深渊小说阅读,与你共坠深渊完整版

看小说,千万不要错过别跑的《与你共坠深渊》,主角是宋子席江岁。主要讲述了:杜钟用胳膊肘碰了碰韩蒂:“阿蒂,这几个姑娘绝了。”韩蒂抬了抬眼皮,在几个姑娘身上扫了一眼:“学生妹?很合你的口味。”杜钟咽了咽口水:“你不喜欢?”韩蒂:“脱了衣服不都一样?”杜钟被他的话噎到了,瞥了他…

与你共坠深渊小说阅读,与你共坠深渊完整版

《与你共坠深渊》精彩章节试读

第13章

杜钟用胳膊肘碰了碰韩蒂:“阿蒂,这几个姑娘绝了。”

韩蒂抬了抬眼皮,在几个姑娘身上扫了一眼:“学生妹?很合你的口味。”

杜钟咽了咽口水:“你不喜欢?”

韩蒂:“脱了衣服不都一样?”

杜钟被他的话噎到了,瞥了他一眼,懒得跟他计较:“我先挑了啊。”

韩蒂拿过桌上的烟盒,点燃一根烟,淡淡地说:“给我留一个就行。”

杜钟走到几个姑娘面前,姑娘们有些害怕,直往后躲。

杜钟轻声细语的:“叫什么名字?”

黑长直先开口:“我叫春儿。”

杜钟又看下一个人。

麻花辫说:“我叫夏儿。”

小马尾:“秋儿。”

杜钟指着短发姑娘抢答:“那你是冬儿喽,最小的?”

冬儿怯怯地点了点头,不敢抬头看人。

杜钟伸手把冬儿拽到跟前,捏了一下她的小脸蛋儿:“真嫩啊,都能掐出水呢。”

他又挑走了夏儿和秋儿,回头看了眼韩蒂,特别大方地说:“最好看的就留给你了。”

韩蒂叼着烟,垂眸往酒里加冰块,灯光昏暗,青白的烟雾笼罩在他的脸上,有一种扑朔迷离的性感。

春儿偷偷地看了他两眼,脸颊有些发烫。

杜钟已经迫不及待地和拉着三个姑娘倒在沙发里了。

韩蒂咂了一口烟,伸出两根手指把嘴边的烟拿下,看了眼还站在前面的春儿。

韩蒂:“过来啊。”

春儿害羞地低下了头,小步小步地走了过去,坐到了韩蒂身旁,抬手解开了领口的蝴蝶结。

韩蒂晃着杯子里的冰块,瞥了她一眼:“别坐着,站旁边去,给我按按头。”

春儿一怔,没明白他的意思。

韩蒂做了个按额头的动作。

春儿明白了:“哦哦,好。”起身站在了沙发旁。

韩蒂喝尽杯里的酒,转身向后一躺,将一旁的靠垫放在脑后,整个人舒服地躺在了沙发里。

春儿有些尴尬,韩蒂头落在沙发边,一点沙发空间都没给她留,她只好跪坐在地毯上,伸手抚上了他的额头,纤细的手指一下一下地按着。

韩蒂闭着眼享受着按摩,时不时还指挥一下位置

“用点力。”

“后面一点。”

“嗯,就是这里。”

春儿认真地帮他按着,视线从他的头顶慢慢滑下,见他紧闭着双眼,便大着胆子观摩起来。

他的眉骨生得极好看,高挺的额头,承接低山根直鼻梁,鼻尖线条收得利落干净。嘴角有些下垂,显得气质深沉,又有些忧郁,不知道他笑起来的时候是什么样的。

她越看越入神,情不自禁地咬了咬嘴唇。

另一边的杜钟他们战况激烈,房间里都是欢丨愉声。

春儿偷偷瞄着那边的景色,觉得呼吸困难,她咽了口口水,下意识地往韩蒂腹部看了一眼。

他平躺在沙发上,从腰部往下,一路平坦,没有一点动静。

春儿心里有些低落,吸了一口气,大着胆子把身子朝着韩蒂靠了靠。

韩蒂今天有些莫名其妙的烦躁,他躺在沙发上想,是喝多了吗?但自己的酒量一向很好。还是因为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,27年前和她就是在今天失散的。

27年前,在S国,她说去给他弄吃的,就再也没有回来。他站在原地等了很久,后来晕倒了。

再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很大的房间里,一个光鲜靓丽的女人告诉他“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。”

他有了家,但丢了她。

他那时太小,很多事都不记得了,但他知道一定要找到她,不管天涯海角。这个世界上只有她才是自己最亲近的人。

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,她还是杳无音讯,他想过她很有可能已经死了,他也有心理准备。

活,他带她离开过新的生活,死,他要找到害死她的人,将他碎尸万段。

可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,韩蒂不知道还能怎么找了,他越想越觉得烦躁。

突然一股杂乱的香味闯进了鼻子里,他耸了耸鼻,睁开了眼。

视线被一片白花花挡住了,他头往后倚了一下,看见了两团柔软。

只被一块小布条遮着,晃晃悠悠地欲弹脱而出,怕是两只手都握不住的尺寸。

韩蒂被晃得有些眼晕,抬手将两团雪白推开,手杵着沙发坐了起来。

他看了一眼跪坐在地毯上的春儿,伸手捏住她的下颚,打量着女人的脸。

春儿有些害羞,但还是忍不住想让他看见自己的眼睛,人人都说她的眼睛像亮晶晶的黑宝石一样美。

她抬眸,水汪汪的眼睛望着他。

对上他视线的那一瞬间,春儿就走了神。

他的眼神犀利,冷漠,不带任何感情,像一个高高在上的王,让人想要臣服在他的脚下。

韩蒂仅看了她一秒,就放开了她。

瓜子脸,桃花眼,干干净净的素颜,把自己装扮得再清纯,也掩盖不了骨子里的风尘味。

他没什么兴趣,起身就走了。

春儿脸上的颜色瞬间掉了下去,整个人僵住了。

杜钟刚好第一啪结束,看见了这一幕。

他坐起来在沙发上缓精神,点燃了一根烟。

“春儿,来钟哥这,那个家伙啊,有病。”

春儿觉得杜钟是在嘲笑自己,她咬着嘴唇,委屈得快哭了,从这么丢过面子,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杜钟见她不过来,便不管她了,搂着三姐妹歇了一会,又迅速开始了第二轮。

韩蒂从见缘出来后,点了一根烟在路边抽。

虽然已经立秋,但桓城的夜晚依旧弥漫着潮湿和烦闷的气息。天气热的像个蒸笼,一丝风也没有,空气都变得黏糊糊的,整个城市像被一个不透风的罐子罩住了,气压低的让人喘不过气来。

一根烟很快燃尽,他又匆匆点了下一根,放在嘴边使劲咂了几口,仍不过瘾似的。

大晋从门口跑出来:“蒂哥。”

韩蒂:“车钥匙给我。”

大晋掏出车钥匙递给他:“你去哪,我送你。”

韩蒂:“你在这玩吧,我去兜个风。”

他用捻灭了烟头,丢在地上,打开车门上车。

大晋想起什么,追上去:“对了,蒂哥,那个女医生怎么处理?”

韩蒂头微微探出车窗:“什么医生?”

大晋左右看了看,然后凑到车边低声说:“就是上次看见你…”

韩蒂回忆了一下,想起来了,那个长得跟未成年似的女医生。

——

夜色静谧,房间里只开了一盏暖黄色的落地灯,空气中有甜甜的味道。

浴室传来潺潺水声,磨砂玻璃上起了一层厚厚的雾气,江岁在冲澡。

水从她的头顶冲下来,顺着纤细的脖颈淌下,滑过精致的蝴蝶骨,在深深的腰窝儿里打了个弯儿,又滑进紧翘的臀缝。

她的曲线凹凸有致,常年的运动习惯令她的身上没有一丝赘肉,虽然娇小,但却是玲珑可爱的线条。

江岁冲洗完,拿浴巾擦干身上的水珠,取下一旁挂着的衬衫。

她喜欢穿宋子席的衣服,衬衫T恤每天换着穿。他衣服上的味道,像是阳光下晒过的被子,闻起来特别的安心。

大大的白色衬衫罩在她的身上,只露出两条纤细的腿,显得人小小一只。

江岁打开浴室的门,擦着头发走了出来,周身还萦绕着氤氲馥郁的水汽,皮肤被热气熏得粉白粉白的。

她光着脚丫穿过半个客厅去茶几上拿水喝,地板上留下一串小脚印。

她实在太渴了,两只手抱着玻璃水壶,壶口还没到嘴边就先把嘴巴撅了起来。

“咕嘟~~咕嘟~~咕嘟~~~~啊!渴死了。”

喝完水她放下水壶,伸出右脚去够落地灯的开关,按一下是关灯,再按一下是换成白色灯光。

她翘起一根脚趾,踩了一下开关,房间陷入昏暗,但今晚是圆月,月光像白纱一样洒进屋子里,倒有些朦胧的美。

她想调成白色灯光,所以又踩了一下,但没找准位置,灯没亮。

她歪了歪脚趾头,再踩一下,仍没亮。

“嗯?”她收回右脚,准备换左脚,执着得很。

突然她的动作一顿。

因为她仿佛听见黑暗里有一声嗤笑。

是错觉吗?无意间竟然听见了内心对自己的嘲笑声?

但马上她就感觉到不对了,背后一阵寒意侵袭,像是角落里卷起了一股风,越来越近地朝她逼近。

她浑身上下每根汗毛都竖了起来,猛地转身,一个黑影朝自己冲来,伴随着极轻的脚步声。

但她已来不及躲闪,额头迎上了硬物撞击,大脑瞬间嗡的一声,身子一歪,整个人被打倒在地。

吃痛地闷哼一声,温热的液体从额头流下,她头晕得很,但现在顾不上。

她心里闪过很多念头,迅速地做了个判断:入室抢劫。

江岁:“大哥,别伤害我,你要钱,我给你钱,你别伤害我。”

她面朝他躺在地上,用手肘撑着地,脚往后蹬,一点一点地远离着他。

鲜血还在一个劲的往外淌,覆上她的眼睛,眼前的景象模糊一片,只能看见一个黑黢黢的人影。

1 2 3
继续阅读

登录

找回密码

注册